“我为自己代言”8年陈欧从“陈七块”变“陈两块”

0 Comments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14日电 (彭婧如)网红带货“鼻祖”陈欧如今再次将私有化聚美优品提上日程,与22美元的发行价相比,如今的聚美优品只剩下“一折”的身价。

两次提私有化,“陈七块”变“陈两块”

这并非是陈欧第一次提出私有化邀约。

聚美优品股价走势图。

最终,买方集团主动喊停,聚美优品在2017年的11月27日宣布,公司董事会特别委员会收到了私有化买方团提交的通知函,宣布撤回2016年2月17日递交的非约束性私有化方案并立即生效。

第一次私有化以陈欧撤回私有化要约告终。

有观点认为,5G时代,短视频、游戏、社交使得手机等终端电量消耗相应提升,人们对共享充电宝的依赖程度或将进一步加深。

2016年2月,包括陈欧、戴雨森和红杉资本在内的买方集团,曾提出以7美元/股的价格进行私有化。当时,著名投资人朱啸虎给陈欧取了个外号:“陈七块”。

之后,陈欧便开始了频繁的跨界动作。

很多中小股东联合抗议陈欧以及红杉资本联合低价私有化,他们觉得这样伤害了中小股东权益。有些中小股东还组建了维权群,进行维权,个别股东甚至告到了美国证监会。

王思聪当时在微信朋友圈直言不看好共享充电宝项目,陈欧随后在微博发言回应称,“谢谢思聪监督,不是每个项目都能做成,本来创业成功就是一件小概率事件,街电做不成可以做公益,但希望不要因为你的情绪不让这个项目入驻万达。”

但盛况并没有维持太久,2014年7月的售假纠纷引发的系列问题,导致聚美优品的股价多次跳水,2014年年底曾跌至13美元以下。

天眼查显示,2017年5月聚美优品以3亿元的现金收购了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60%的股权,随后聚美从街电的非控股股东手中获得了更多的股权。彼时,陈欧还曾因共享充电宝业务在微博上与王思聪“呛声”。

新疆面积大约有7个英国那么大。当地学校实行寄宿制是新疆自治区政府从实际出发采取的一种教育扶贫模式,受到当地民众的普遍欢迎。《纽约时报》编造所谓被迫与父母分离的一年级学生的“悲惨”故事,目的是利用人类普遍的同情心来抹黑新疆教育体系和中国民族政策。

《纽约时报》还对新疆小学开展爱国教育说三道四。德国汉堡大学政治学者托马斯·胡特林曾说,开放和理性的爱国主义是全球各国的共同价值观。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会教育孩子热爱自己的国家,美国在这方面更是表现突出:从19世纪末开始,学生朗读或背诵“忠诚誓言”就成为美国中小学传统,2019年2月一名11岁美国男孩因拒绝向国旗宣誓效忠而被捕,足见美国对爱国主义教育是多么重视。然而,当新疆的学校进行爱国教育,就被某些西方媒体歪曲成“洗脑”。这是一个典型的双重标准。

1月10日,聚美优品收盘股价为17.43美元,收购价与收盘价比溢价14.74%。这个尚可的股价是因为“十股合一股”调整生效。此前,聚美宣布调整ADS与A类普通股的比率,从原来的1:1调整为1:10。如果换算成A类普通股,则私有化要约价相当于2美元/股。

陈欧的微博介绍写着“聚美优品CEO陈欧”,但这似乎并非是他唯一的标签。

频频跨界,被王思聪怼过的“街电”成功了?

聚美优品日前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于1月11日收到了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代理首席财务官陈欧及其关联公司的私有化要约,拟以20美元/股的价格收购买方集团未持有的公司股份。

2020年1月1日凌晨,陈欧发了一条微博:“新的10年肯定会更好的,对吧?”只不过,不知道的是,陈欧究竟是在问“街电”还是“聚美优品”?(完)

聚美优品作为化妆品限时特卖电商,在2010年3月创办时,启动资金为1300万美元,至2013年底连续7个季度盈利。2014年5月16日赴纽交所上市,股价开盘27.25美元,随后一路上涨至39.45美元,巅峰时期市值一度达到57.8亿美元。

此交易一旦达成,聚美优品将从纽交所退市,成为买方集团拥有的私人控股公司。

曾一句“我为自己代言”带火聚美优品

目前看,貌似王思聪看走眼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聚美优品持有街电的股权达82.07%。2018年,包含街电在内的服务与其他收入达9.3亿元,较2017年的1.8亿大幅增加,占聚美优品总营收21.7%。

前不久,英国媒体编造了“伦敦6岁女孩在圣诞卡中发现所谓在华外国囚犯求救留言”的假新闻,这次《纽约时报》又杜撰新疆小学生被“洗脑”的故事,可以看出,将“儿童”卷入涉华报道成为某些西方媒体攻击中国的一个新手法,以制造煽情效果来博眼球。从污名化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到抹黑当地的教育体系,某些西方媒体正试图将新疆的未来与中国发展大局脱钩,挑动民族矛盾,进而阻碍中国发展。

陈欧“天女散花”式的投资后,除了“聚美优品CEO”身份外,他拿得出手还有“街电董事长”。其微博介绍一栏中也写着这个身份。

2019年7月,《国际锐评》评论员曾到新疆当地城市和乡村的多个小学,与老师和学生们交谈,亲眼看到孩子们在学校里用汉语和维语朗诵课文,下课后也随意使用两种语言进行交流,嬉戏打闹。这是南疆地区小学里的日常场景,也是新疆繁荣稳定的一个缩影,与《纽约时报》所描述的“悲惨”场景完全相反。

聚美优品当年的迅速崛起很大一部分原因在陈欧,80后的陈欧带货力不输如今的网红。2010年3月,陈欧联合戴雨森、刘辉共同创立了聚美优品的前身团美网,首创“化妆品团购模式”。2012年,陈欧凭借《我为自己代言》的广告,用一句“我为自己代言”带火了自己的平台。

陈欧的微博粉丝曾将近4300万,微博下动辄几万评论。并且,他还在微博上发红包和自拍,上综艺节目露脸,这种如今网红带货的方式在当时还并不常见。

然而,再怎么造谣生事,也掩盖不了真相。中国的发展不会让任何一个民族掉队。在2019年7月探访新疆喀什地区乡村时,《国际锐评》评论员看到一个五岁的孩子抱着奶奶,一起在回廊下用维语唱着民族歌谣。这样一幅其乐融融的场景,是中国政府保护新疆民族文化发展的最好注脚。(国际锐评评论员)

事实上,按照新疆当地教育政策,原则上小学1至3年级是就近走读上学,路途时间一般不超过半小时,有条件的小学4至6年级可以寄宿,学生宿舍人均居室使用面积、学校食堂人均使用面积等均有明确规定。所谓“年幼的孩子被迫与父母分离”根本无从谈起。《纽约时报》在文中也不得不承认:确实有很多偏远地区的家庭很愿意将孩子送到寄宿学校,真是自相矛盾。

同时,《纽约时报》这篇文章还攻击中国政府正在用汉语取代维吾尔语,意图“抹杀”少数民族的语言和文化。这完全不符合事实。《国际锐评》评论员在走访新疆时得知,新疆范围内用7种语言开展中小学教育,当地民众可以收听收看到5种语言的广播电视节目,阅读多种语言的出版物。进一步说,汉语是中国的国家通用语言,国内学生学习汉语不是再正常不过吗?为何新疆小学生学习汉语,就被西媒作出特殊解读呢?美国以多元族群和文化著称,试想少数族裔如果学不好英语,他们恐怕很难在美国社会立足发展。

2017年8月,聚美优品向电视剧《温暖的弦》投资8400万元,计划投资影视制作公司,打造“时尚娱乐+电商”;2015年与宝宝树签署5.58亿元人民币的可转债,投资育儿网站,进入母婴领域;切入净化器市场,发布了两款自主研发的空气净化器;等等。